剛剛在整理mail的時候
發現了多年前朋友轉寄的一封信
其中的一小段  
與大家分享~



也許每一個男子全都有過這樣的兩個女人,少兩個。
娶了紅玫瑰,久而久之,紅的變了墻上的一抹蚊子血,白的還是窗前明月光;
娶了白玫瑰,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飯粘子,紅的卻是心口上的一顆硃砂痣。
這是張愛玲書裏那段對男人最寫實精闢的描寫,
雖然我是男人,也不得不佩服她可以將男人的心理描寫的如此透徹!
男人初始時,大多是喜歡淡雅清麗的白玫瑰,皎潔的清香,
像是冰涼的高山之雪,值得付出一生的代價,求得在這冰涼水流中的沉淪。
然而,在度過如醉如癡欣喜若狂之後,男人漸漸變的不滿足。
他開始想要一個快樂的艷麗夢幻,妖嬈的濃艷,搖曳在月的黃昏。紅色的玫瑰,芳香彌散,辛辣魅惑。
其實,女人的美,從來蘊涵著千個面目,不是每個人都可以看到它。
在一個足夠聰明的男子面前,它會展露給你世上最微妙的色彩。彼刻,純白艷紅,呈現另番甜美的面貌。
那樣曼妙的花朵,需要刻骨的愛憐,聰慧的溫情,才可以灌溉。
每一個女子的靈魂中都同時存在紅玫瑰與白玫瑰,
但只有懂得愛的男子,才會令他愛的女子越來越美,
即便是星光一樣寒冷的白色花朵,也同時可以嬌媚地盛放風情。
可惜世間,懂得愛的男子實在是太少!
在男人心裏真正完美的女人,總是隨著時間,閱歷的變化,不斷地變化著!
你永遠達不到的。
所以,不管是紅玫瑰,還是白玫瑰,
都永遠有不能讓人滿足的遺憾和欠缺,
所以男人總是永遠地渴望別的玫瑰媚惑的來臨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ilenthill 的頭像
silenthill

深~深~深呼吸 !

silenthil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